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新闻资讯

焦点访谈丨一核辐射 两翼齐飞 京津冀协同发展这十年”

庆祝专访丨一核辐射 两翼齐飞 京津冀协同发展“这十年”

十年前的今天,2014年2月26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北京主持召开座谈会,听取了京津冀协同发展工作汇报,将京津冀协同发展上升为国家战略。2015年4月,中央政治局会议审议通过了《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为京畿地区的协同发展画下了蓝图。十年来,三地目标同向、措施一体、优势互补、互利共赢,区域整体实力持续提升,现代化首都都市圈生机勃勃。今天我们就来看看,十年,3600多个昼夜,京津冀21万平方公里土地有了怎样的协同之变。

新春伊始,雄安新区启动区的东西轴线上,200多台吊装机械耸立、机器轰鸣、钢筋敲击声不绝于耳,首批疏解到这里的央企正在全速建设。中国华能总部项目主体结构封顶,全面转入二次结构施工;中国卫星网络集团有限公司总部大楼开展装饰装修施工;“金芦苇”造型的中国中化大厦每过7天便“长高”一层。

中国中化雄安办事处副主任 陈强:“我们预计今年4月份将完成塔楼核心筒结构封顶工作,并且在确保安全和品质的前提下,争取在2025年6月份让大厦具备办公条件。”

截至2023年底,雄安新区已经实施了292个重点项目,总投资达6570亿元,开发面积达到了184平方公里,4000多栋楼宇已经拔地而起,新建道路总长达712公里,新建地下管廊长达141公里,累计新造林面积达47.8万亩。

雄安目前正处于大规模建设阶段,该地区已承接了北京非首都功能的部分,并吸引了中央企业成立了200多家子企业和分支机构。2024年春节过后,雄安新区举办了首场招聘活动,共有170多家企业提供了2400多个工作岗位,现场吸引了3000多名求职者前来应聘。

雄安新区一片繁忙的景象,而距离这里150公里的北京通州城市副中心综合交通枢纽也在紧张建设中。该枢纽将整合城际高铁、主干铁路、城市轨道、市郊铁路和公交接驳,将成为亚洲*大的地下综合交通枢纽。未来,从这里出发,只需15分钟即可到达首都机场,35分钟到达大兴国际机场和唐山市,一小时之内可抵达天津滨海新区和雄安新区。

张磊,作为京投枢纽公司副总经理,表示他们将以*高的工作标准和*新的建设理念,尽力将亚洲*大的地下综合交通枢纽建造成为新时代中国式现代化的典范工程,从而推进“轨道上的京津冀”,打造经得起历史考验的轨道建设项目,实现京津冀之间的快速高效连接。

近年来,“轨道上的京津冀”建设进展迅速。到2023年底,京津冀高铁总里程将达到2576公里,覆盖区域内的**地级市,形成京津冀核心区1小时交通圈。

董煜是清华大学中国发展规划研究院的常务副院长。他认为,通过发挥轨道交通的基础性优势,利用京津冀密集的轨道交通网,可以使京津冀内部的交通更加畅通、更为高效。

“一核两翼”是为了促进京津冀区域协同发展所规划的新模式。该计划中,一核是指北京,而两翼分别是雄安新区和北京城市副中心。北京城市副中心作为承接更多行政办公、金融商务、民生和文旅等城市功能的地方,是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的重要区域之一。它也带动了周边地区的发展。

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经济研究所副所长吴萨表示:“北京副中心不仅发展自己,更带动和引领了周边区域的发展。原本说北京会产生虹吸效应,但现在却正在转变为辐射效应,能够促进整个京津冀地区的发展和提升品质。”

通过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京津冀协同发展计划实现了减量发展,缓解了北京的“大城市病”,并促进了区域内产业链的聚集和结构升级。

2022年的北京冬季奥林匹克运动会,这个巨大的烟囱下矗立着的首钢大跳台给全球留下了无数美好的记忆,而在春节期间,这里则成为普通民众畅享冰雪运动的天堂。2008年,作为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的**部队,首钢集团搬迁到了河北唐山曹妃甸区,而这座位于北京石景山区的首钢园也焕发新生,变身为一个现代化的创意产业园。这里不仅是钢铁冶炼炉改造的科技游乐园,还融合了工业厂房改造的商场和餐厅;不仅是300多家企业的办公场所,也是年接待超过1200万游客的网红打卡胜地。未来,首钢园还将开发更多的住宅和商业配套,以更好地融入北京市的城市发展。

首钢园不仅在北京发生了重大变化,位于河北唐山曹妃甸的厂区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蝶变。首钢集团在搬迁到河北后,招收了近5000名高校毕业生,其中包括荣彦明。当荣彦明来到曹妃甸厂区时,这里只是一座不足4平方公里的狭长沙岛。

尽管当时的曹妃甸还是一片滩涂,但对于首钢来说,这里却有着其他地方无法比拟的优势。曹妃甸拥有终年不冻不淤的深水港,以及海运协同联动的区位优势,这些都是北京拥挤的地方所无法享受的。将曹妃甸作为物流中转基地可以大幅降低首钢集团原材料和成品货物的运输成本。

首钢京唐公司总经理李明表示:“首钢搬迁不只是简单地在异地复制,而是按照循环经济理念规划建设的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新钢铁厂。这也是国内首个沿海靠港布局的千万吨级钢铁企业,极大地提升了企业的综合竞争力。”

借助搬迁的机遇,首钢对当时已经有些滞后的生产线进行了升级,实现了以**板材产品为核心的转型。受首钢的带动,许多钢铁加工的上下游企业也相继来到曹妃甸,在该地形成了钢铁产业集群。产业的集聚也推动了城市的整体发展。如今的曹妃甸已从过去的滩涂转变为一座繁荣的港城,同时也在不断加强与京津地区在医疗、文旅、教育等领域的合作,促进公共服务的发展和民生改善。荣彦明的儿子目前就读于北京景山学校曹妃甸分校。

首钢京唐公司精轧操作工 荣彦明:“将北京优秀的教育资源引进到曹妃甸,能在唐山曹妃甸有这么好的学校感觉**幸福,而且也解决了我们一个后顾之忧。”

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经济研究所副所长 吴萨表示:“首钢作为一个钢铁企业,在北京的城市功能定位与其不符。将其迁移至曹妃甸后,与当地产业发展战略相匹配,并且能充分利用当地的物流、港口和空间优势,与当地产业基础相符。首钢的迁移是双赢的。我们需要建设世界级城市群,单靠北京是远远不够的。将北京的部分功能疏解出去,壮大其他地区的经济实力,再加上国家的支持,就能形成更合理的城市群结构。”

《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中明确了三地的功能定位,考虑到各地资源禀赋的不同,实现了区域内功能互补和错位发展。

靳怀政是北京一家生物试剂公司的负责人。一年前,他选择来到天津宁河区高新技术产业园,在这里建立了生产车间。靳怀政之所以选择天津,是因为这里拥有良好的制造业基础,尤其在他所在的生物医药领域,有208家规模以上的工业企业,这为靳怀政的产品转化提供了独特优势。

借助北京强大的研发实力,结合天津完善的产业链优势,靳怀政的产品转化得以顺利进行,于去年8月正式开始生产。京津冀交通一体化的推进,也使得靳怀政及其团队能够高效地在北京和天津之间往返,促进了北京研发与天津转化的密切合作。

对于天津宁河区而言,未来将继续致力于吸引类似企业的投资,引进更多生物医药产业链上下游企业入驻,推动产业链条的完善和产业集群的形成。

天津市宁河区科技局副局长 董洁表示:“这也是京津冀协同发展所释放和带给我们的良好机遇。我们也是希望乘着这一股东风,把自己的园区壮大,做得越来越好,同时也是服务京津冀三地产业集群的打造。”

清华大学中国发展规划研究院常务副院长 董煜说:“这三个地方的定位,首先要依据于它们各自能够具有什么样的发展基础去做出,其次要看它们各自的潜力,既发挥各自本来的比较优势,又能够根据它们所在的潜力去作出有针对性的部署,同时又能够使相互之间定位互补和协调,对整个京津冀之间的产业链能够形成**好的支撑。”

在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的过程中,京津冀逐渐形成了一核辐射、两翼齐飞、分工协作,多点开花的协同发展态势。与此三地还在体制机制的互联互通上不断创新和探索,让生态环境持续优化,居民生活水平持续提高,获得感不断增强。

近十年来,京津冀协同发展取得了显著的成就。以下是一组数字,展示了经济、产业、就业和居民收入方面的变化:经济总量不断攀升,2023年地区生产总值达到10.4万亿,是十年前的1.9倍。产业结构不断升级,区域第三产业比重提高了9.6个百分点。就业结构也在持续优化,三地城镇新增就业岗位累计达到了1596.6万个。居民收入持续增长,三地全体居民的人均可支配收入和十年前相比,每年增长了7.1%、6.9%和8%。

未来,随着三地进一步加强协同创新和产业协作,京津冀协同发展的路将越来越宽广,向着打造世界级城市群的目标迈进。

编辑丨王萌 王丰 张伟泽 孙强 谢斌超 黄睿 摄像丨朱邦录 尹一男 毕博超 祁文杰 谷俊雄 祁雅斌 高杨 剪辑丨赵云龙

设计丨余仁山

上一篇:剪影不简单,春晚如何用藏”的艺术打动人心? 下一篇:冰天雪地变为金山银山”——黑龙江、吉林冰雪经济高质量发展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