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新闻资讯

焦点访谈丨创新药加速进目录 今年国家医保药品目录谈判有哪些亮点?

今年是国家医保药品目录连续第六年进行调整,此次调整共新增药品126种,其中,有121个药品通过谈判或竞价方式进入国家医保药品目录,为历年来*多的一次,平均降价幅度61.7%。涵盖慢性病、罕见病、儿童用药等领域,大量的新机制、新靶点药物被纳入目录范围。从常见病到罕见病;从有药可用到有药可选。今年的国家医保药品目录谈判有哪些亮点和特点呢?

这个11月,国家医保谈判的焦点药品是一种治疗糖尿病的国产创新药——“多格列艾汀片”。与以往医保目录内的糖尿病治疗药物不同,这是一种全球首创新药,作用于全新的靶点,开创了一条全新的道路,这正是我们国家新药研发需要加强的方向。国家医保谈判的一个重要目标就是推动国产创新药的发展,让更多创新药物进入医保目录。

每一种新药的问世都需要经历基础研究、临床试验、工艺验证、上市注册、审评审批等十几个环节,堪称一个“十年磨一剑”的过程。

对于医药企业来说,13.5亿参保人的药品需求是国家医保药品目录谈判的*大吸引点。而对医保方来说,“以量换价”,以巨大的市场换取药品的价格下降,让更多民众受惠,是国家医保药品目录谈判的初衷。

在谈判现场,价格是核心,也是焦点。

对于谈判专家而言,他们需要在考虑到医保基金的承受能力的也要让更多的新药和好药被纳入医保名录。常见病和慢性病的用药人数较多,因此每一分钱都**慎重使用。

在谈判的前期,医保局积极与企业进行深入的沟通,并引导企业合理期望,以便谈判的进展更加顺利,从而合理地将药物创新体现在价格上。

为了增加首创新药的机会,专家将原定的半小时谈判时间延长至45分钟。代表们经过多次磋商,药企代表三次离场四次出价,双方终于达成了协议。

与以往相比,企业的初次报价更加精准,谈判过程中较少出现火药味。新增药品的竞争力更强了,很多原研药,甚至是全球首创的新药也通过谈判纳入了医保目录。

今年的医保国谈释放出了一个信号,即鼓励创新药物,同时也鼓励创新型企业。

2023年国家医保药品目录谈判组谈判专家 李旭日:“一些创新药品能够通过谈判及时进入到临床使用,进入医保支付以后能够快速占领市场,鼓励医药机构加大力度去研发创新药品,有更多的好药出现在市场上。”

医保基金是参保群众的“保命钱”,要让每一分钱花得更值。无论动态调整的规则如何改变,“保基本”的原则始终不变。它决定着基本盘,更决定着多数百姓的医疗保障,是国家医保药品目录谈判的重要考量。

在今年的目录调整中,慢性病、常见病的用药达到84个,占目录调入药品总量的2/3,患者不仅有了更多选择,也大大降低了用药负担。

国家医保局医药管理司司长 黄心宇:“比如原来已经有药的,现在调入更多的药品;又或者原来有一个基础用药,调入一个治疗效果更好,实现用药的更新换代,实现更加高水平的保基本。”

“保基本”离不开创新引领,“补短板”同样需要创新支撑。今年的国家医保药品目录谈判,重“雪中送炭”大于“锦上添花”,推动罕见病用药进入医保目录的力度大于往年。

国家医保局医药管理司司长 黄心宇:“比如说像今年调入了15个罕见病药品,涉及16个罕见病病种,其中有10个罕见病病种原来在医保目录内是没有有效治疗药物的,今年就把这些短板给补上了。”

近期的医保谈判中,一种名为“酒石酸艾格司他胶囊”的药物开始引起公众关注,它用于治疗一种罕见病,称为戈谢病。戈谢病的患病率为十万分之0.7至1.75,如果没有药物治疗,患者会出现肝脾肿大、贫血、骨痛等症状,严重情况下甚至可能危及生命。这种病变是由基因突变引起的,需要患者终身用药。

段禹竹来自辽宁营口,今年17岁,在四岁时被诊断为戈谢病1型患者,出现肝脾肿大、贫血等症状。

当时,进口药物是段禹竹**的治疗希望,但每个月的费用高达七八万元,对这个普通家庭来说根本无法承担。

段禹竹的母亲孙玉荣说:“当时情况危急,只能进行脾切除手术以暂时缓解情况。”

韩冰是北京协和医院血液内科主任医师,他表示:“对于患者来说,*大的问题是药价。一些患者因为药价昂贵而不敢使用药物,或由于经济原因不能坚持治疗,这会导致治疗中断,从而影响疗效。如果有一个稳定的支付或保障系统,这一问题就能够得到解决。”

经过今年新一轮的国家医保药品目录谈判,像段禹竹这样的戈谢病患者有望得到用药方面的缓解。

今年的罕见药品谈判中,“灵魂砍价”减少,谈判方式更为温和。这款国产新药酒石酸艾格司他胶囊与进口适应证获批药物(伊米苷酶和维拉西酶α)有所区别。除了治病机理不同外,患者使用更加方便,且可获得性更强。

谈判过程中,谈判组专家更多考虑患者对药物的可获得性以及创新企业的良性发展。力求为普通患者找到可负担的价格,同时也推动创新型企业实现回本和良性发展。

通过6年的连续调整,保障的短板正在逐步弥合。结合其他药品准入方式,目前已有50多种罕见病用药纳入国家医保药品目录,平均降价幅度超过50%,大大减轻了患者的用药负担。

国家医保局医药管理司司长 黄心宇:“强调的是三方平衡点,企业前期研发投入,创新成本要得到合理回报;医保基金要能够保证平稳运行;参保人个人要能够负担,这三点都需要考虑。对于罕见病用药可及性跟持续性,除了基本医保之外还有补充保险,以及兜底的医疗救助,这些会共同发力来保障用药的需求。”

满足广大参保人的基本用药需求,重视每一个个体。这是国家医保谈判*触动人心的地方。从常见病到罕见病;从有药可用到有药可选。自2018年至2023年10月,协议期内谈判药品累计报销5.58亿人次,医保基金支付超过2446亿元,通过谈判降价和医保报销,共为患者减负6696亿元。

国家医保局医药管理司司长 黄心宇:“只有创新才是医药发展的原动力,让有价值的创新药得到与其价值相匹配的价格,今年就有23个国产一类创新药被纳入了目录的范围,这是历年来*多的一次。有90个五年内的国产新药被纳入了目录范围,占比超过了70%,也体现出国家制药行业研发积极性的不断高涨,创新能力的不断增强,以及呈现出整个行业比较良好的发展态势。”

鼓励创新,降价不是**目的。努力让医保基金的每一分钱花得更值,寻求价格与创新之间的“*大公约数”,才能实现患者、医保和医药企业的多方共赢。目前国家医保药品目录实现“一年一调”,超过80%的新药能够在上市两年内纳入医保,大大提振了医药行业研发创新的信心。经过本轮调整,新版医保目录药品总数增至3088种(其中,西药1698种、中成药1390种)涵盖临床治疗**领域,保障水平进一步提升。

编辑丨John Doe Jane Smith

摄像丨John Doe Jane Smith

策划丨John Doe

剪辑丨John Doe Jane Smith

上一篇:稿件详情_3 下一篇:建设两岸融合发展示范区:客家祖地”龙岩有何可为?